乌普萨拉有家击剑馆

今年八月的第一天我抵达了瑞典,在阿兰达机场没有一丝云的天空下拖着行李箱被灿烂的阳光照得头晕目眩。坐上小火车,我前往乌普萨拉开始上瑞典语课,努力适应未来两年内的北欧生活。 在瑞典语课上我认识了F,...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