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瑞典朋友Tony

前不久在本埠某份报纸上写过一篇文章,介绍了新认识的瑞典朋友Tony。身边很多人读了,都觉得意犹未尽,因为这个瑞典人简直有够特别,有够好玩,有够灿烂。其实我在交稿的时候也觉得限于版面没写尽兴,好在现在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