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新闻

作为全球首个为中国网民量身定制的西方国家综合性中文官方网站-瑞典官方网站的一部分,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有关瑞典的文化、社会、教育、旅游、商业、工作等各方面的最新动态。

在瑞典遇见“朝阳群众”

Written by:

把年休假当旅游假过的云集姑娘今年已经是第三次去瑞典了,一次比一次游得深度,一次比一次看得认真,也一次比一次更喜欢这个地方。虽然也知道,吃穿住行、文艺市井的事儿是各入各人眼,但自觉有些经历倒还值得说一说,正是通过它们,让人更能剥开美景的外壳,看到民情的果仁,好比,瑞典也是有朝阳群众的。好了,拔高我文章格调的话扯完了,正式开讲——

在瑞典遇见朝阳群众

我到瑞典后知道的第一件事,是瑞典人虽然并非传说中那样高冷但还是安于透明、各守边界,刷存在感的举动是不太多的。就连我借住的朋友家,联排建筑小区,园子与园子间挨得再近,东家的樱桃树不会探身越过西家的栏杆,西家的向日葵也不会到东家的园子一角来蹭阳光。

园子里的花儿是这样滴

园子里的花儿是这样滴

 

知道的第二件事却是,尽管瑞典人自得其乐于自己的生活状态和处事态度,也颇喜欢管管闲事,不然,我就不会在那里遇见朝阳群众

那是我第三次在哥德堡的朋友小秦家小住时的经历。习惯每天早起饭前卷起百叶窗望望窗外的野眼,而这天清早,百叶窗一半都没卷到,我们就为眼前的景象惊呆:一夜之间,前园子里的两个大沙发、一张竹躺椅、一只方桌子、几盆大红花不翼而飞,只留下一盆向日葵在正中的地上放着,显得特别得形单影只。要不是同类事件已是第二次发生,朋友最多只能怪自己没锁严实园门,而不会大光起火了。况且第一次,作案者不仅留下了一张写有“hej”(瑞典语你好的意思)的纸片儿,而且几天后又悄悄把这些家具给送了回来,让人以为是出恶作剧。

家具呢?!花儿呢?!

家具呢?!花儿呢?!

这一回,朋友报了警,不过心里依旧觉着挖塞,于是我们决定自己出门找。没走多远,遇见一位遛狗的瑞典大妈。尽管同住一个小区,其实彼此招呼的次数一只手就可以数出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我们上前向这位瑞典大妈询问,没想到她主动问朋友要了家具的照片,说是要将这些照片上传自己的facebook,来个网络追。狗,自然是不遛了,当下各就各位,这边是继续寻找,那边是网络发动。

这就是“跑”走了的家具

这就是“跑”走了的家具

要不怎么说网络之力好比洪荒呢,不到一小时,就有一名目击者提供情况:昨夜某时某刻,曾无意目睹小区内某位妇女吃力地搬着一个疑似涉的方桌。我们住在东面的33号、目击者在后排的36号、嫌疑人住在西面的24号。

有了线索,自然也该警察出场了。遛狗大妈抱定一管到底,和“36约了,同我们一起去找警察。

对面的阿sir,请你看过来

对面的阿sir,请你看过来

瑞典的警车是这样滴

瑞典的警车是这样滴

按照警察的说法,对于这类盗窃小案,如果失主证实失物确实在某人家里,可以在24小时内自行取回,即便对方不在家,依然有权上门,而对方的行为将被登记在案。按下以我和朋友两人的见识所没能理解的法律不表,大沙发、方桌子、竹藤椅足够我们俩前前后后忙活几趟了。这时,两位瑞典朝阳群众发声了:一小时后,大家同去把家具搬回到33号,放心,很快就会有个happy ending(美满的结局)。

当我和朋友再一次靠在沙发上开始fika(下午茶)时,虽然都觉得这大半天过得有点折腾,毕竟要承认——正是遇上了瑞典的朝阳群众,事情才变得容易解决,而且,由于时不时管管闲事,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也就增多了。

终于可以坐下来聊天了

终于可以坐下来聊天了

然后,我们不约而同想起来:怪不得我第一次到这里的头一天,行李还没打开,楼上的大叔下来敲门,笑谈几句,就完成了他的信息扫描,然后请了我们两道他自觉很拿得出手的小菜。

其实这真是一个爱花儿的国家

其实这真是一个爱花儿的国家

More from this author

在瑞典遇见“朝阳群众”

把年休假当旅游假过的云集姑娘今年已经是第三次去瑞典了,一次比一次游得深度,一次比一次看得认真,也一次比一次更喜欢这个地方。虽然也知道,吃穿住行、文艺市井的事儿是各入各人眼,但自觉有些经历倒还值得说一说... Read more

客官,这是一盘“funny的瑞典”

说到瑞典的设计,多数人有这么个感觉——简净、好用,是极富“功能主义”风格的,不过我今天要说的,则是功能主义之外的那么点funny。当然,专业的环境设计、建筑设计、平面设计之类菇凉我可不懂更不敢班门弄斧... Read more

“外貌协会会员”在瑞典旅行的那些食事

在写过一篇景物和一篇人事的文章后,瑞典君说了,要不要写写饮食经历?那是必须的呀。不管身在何处,吃,总是个要紧事儿。况且,对于我这个“外貌协会会员”来说,尽管只去过瑞典两次,但这两次“望野眼”望到的“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