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新闻

作为全球首个为中国网民量身定制的西方国家综合性中文官方网站-瑞典官方网站的一部分,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有关瑞典的文化、社会、教育、旅游、商业、工作等各方面的最新动态。

在西瑞典,去见奥斯丁小姐

Written by:

此前实在不曾想到过,瑞典——这个北欧国家会与英国作家简·奥斯丁有点联系。当一位刚认识的瑞典朋友偶然提及瑞典西部有座肖洛霍尔姆城堡(Tjoloholm)正在上演奥斯丁展时,自然是要去看看的。

当时我正在哥德堡的好友家里小住。她上网查询了信息,肖洛霍尔姆城堡位于哥德堡北面哈兰省的Kungsbacka地区,离哥德堡约40公里,对于两个不会开车又无顺风车可搭的人来说,来回的最佳也是唯一方式是火车加巴士加步行。当然,路程不算短,步行时间也较长。而她素来知我对行走比对坐车有兴趣,对自然比对城市有兴趣,对过去比对将来有兴趣,所以目视我笑笑,然后说了一个肯定句:“我们一起去。”

7月中旬,这里已是夏季尾声,颇是个正当好的时节——不那么热,也不那么晒。轻装加一件薄外套,或者索性一件羊毛衫就好。当然,颜色必须鲜亮,才好去配那蓝天、白云、古堡、绿植、小花。所以,就这样,在第二天上午十点笃定出发。不为时间所赶,本当是旅行的应有之义。

哥德堡火车站

哥德堡火车站

瑞典火车

火车开了

在哥德堡火车站坐十一点开往Kungsbacka的火车,遇上一个nice的售票员,告诉我们“买家庭票会更加便宜一些”,许是见我们俩亲密无间罢。三十多分钟后到了目的站,在火车站附近找到了去古堡的巴士,买了来回车票。再下车,走的一路就是十足的郊野景象了:公路两旁片片相连的绿地,或是小花绿草,或是齐腿高的植物。又偶有绿坡,绿坡间几栋禇色屋顶白色屋墙的房子,设施不多,无有围栏,也不见有人。沿路走一段,还看到一听人声就兴奋的马匹。其实路上并无指路牌,我们也只依着手机导航去找城堡的方向。很满意这样的状态——不会缺少观察和发现的好奇,不必担心会单调无聊。好比,走在公路上无车经过身边时,周围安静得很,听得到小虫的微鸣。而两个人彼此的细声说话也是温柔得令人欢欣。当有车经过身边时,引擎声又让步行不显得索然。

瑞典乡村景象

乡村景象

Kungsbacka

路上遇见一匹寂寞的马

所以就走到了马车博物馆(Vagnsmuseum)。看介绍,这里的四五辆马车都属于肖洛霍尔姆城堡早先的主人。黑色铁质的车栏杆、车篷,石磨那般大的车轮,完全刻上了19世纪的感觉。

瑞典马车博物馆

马车博物馆

瑞典马车博物馆

马车之一

出了马车博物馆,顺着主路又走到一个餐馆。木质的屋墙,长方形餐桌上深绿、米色格子的桌布,配上一两捧小花,加上女服务员穿着带有花边却并不繁复的围裙,很有奥斯丁那个时代的味道。而供应的午餐居然就取名“奥斯丁”,遇见此行的主题,当然必须一尝。咖啡、特色汤、腌制的某种鱼,还有布朗尼。

奥斯丁午餐

“奥斯丁午餐”

在欢喜的风景和体己的人边上,行路变成一种享受,所以走走停停,所以说说笑笑,直到暗灰与浅黑相间的一座古堡出现在眼前。走进一旁的商店,据说只在春夏两季开放售物。看到奥斯汀时代风格的织物,不知是否手作,而城堡的游览票也可在这里买好。

城堡一年四季都供参观,并提供瑞典语和英语的导游服务。由于讲解时间没到,便在城堡前的草坪长椅上小坐。花开正是理想时,枚红色、紫色、白色……看看正好的花草,摸摸古旧的墙砖,好友突然说,你配得了这些。不禁莞尔——行脚在异国,因着对的人、对的景、对的心境,话语变得似金色的光线照在碧湛的海面上,闪闪发亮。

肖洛霍尔姆城堡

肖洛霍尔姆城堡外景

舒云集(吴艳)

傲娇照

旅游攻略上说,这座建于1898 年至 1904年的城堡拥有近 30 座建筑、几个美丽的花园,风格是14 世纪的英伦格调、新艺术派和创新设计的融合。我并不懂建筑,也不认为必然要去懂,因为始终觉得真正审美的东西总会直抵感官与心神,与知识并无多大关联。而大凡有古意、有欧洲风格里那种简洁、有思维力之凝结的东西,便会令我喜欢,单纯的喜欢。所以,乐在城堡外看到竖框的窗、转角阳台、塔楼、烟囱,以及对称的结构,又乐在城堡里见到壁炉、油画、书柜、深色家具和有浮雕花纹的墙壁。

肖洛霍尔姆城堡花园

肖洛霍尔姆城堡花园一角

肖洛霍尔姆城堡

肖洛霍尔姆城堡一角

肖洛霍尔姆城堡

俯瞰城堡一楼大厅

台球房、吸烟室、工作室,是属于男士的三个房间,所以有大桌台、铜制吊灯、储酒柜、捕鱼和狩猎装备。会客室、图书室,是女士们的领地,因而有图案繁复的织毯和窗帘、古式钢琴以及大量书籍。而墙上英国伊丽莎白一世、詹姆士一世的画像以及瑞典瓦萨王朝第二位国王埃里克十四世的画像,是对主人身份、趣味的无声言说。

肖洛霍尔姆城堡

吸烟室

肖洛霍尔姆城堡

会客室

肖洛霍尔姆城堡

图书室一角

走上三楼,算是正式遇见了奥斯丁——恰好这里有《简·奥斯丁展》,展出《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等影视剧里的戏服。腰线及胸的裙子、绸质的礼帽、素色的手套,唤出记忆里BBC版的那个伊丽莎白小姐来。

简•奥斯丁展之一

《简•奥斯丁展》之一

简•奥斯丁展之二

《简•奥斯丁展》之二

要说这里与奥斯丁或是与英国的关系,除了这个展览,城堡几代主人的故事以及城堡的建筑历史才是重点。19世纪初,一对苏格兰兄弟带着他们的家产来到瑞典。一开始,他们在哥德堡开了一家船务公司,迅速致富,并在当地深有影响。之后,他们第三代后人里的James Fredrik Dickson打算在哥德堡郊外购买一大片空地来养马,恰好看中了Kungsbacka的这块地方。为了建这个城堡,他们还举行了一个建筑师比赛,邀请专家来评判参与者的设计方案,要有伊丽莎白时期风格,要有艺术品,要有技术和工艺,要方便起居日常又要照顾面子。如今,在这里,你很容易就能看到这些得到主人认可的设计。

似乎“城堡”一词总多多少少让人觉得“有故事”。肖洛霍尔姆城堡也确实如此。在1898年开建不久,James Fredrik在一次晚饭中被一片玻璃划伤了手指,他顺手拿起边上的一瓶酒,拆下包装包扎伤口,就是这张含有铅成分的包装要了他的性命。8年后,他的妻子在斯里兰卡度假途中染病,未及回到城堡就已身亡。之后,城堡又几次经历毁坏、修建。在1971年被哥德堡政府买下后的十多年里,大大小小的修复还是不断。历史里总有故事和曾经真实活过的生命,因了建筑和物件,得以在人世游荡,而过去与现在、这里与那里又得以建立起一种关联,好比Tjoloholm与奥斯丁,又好比我们在西瑞典找奥斯丁。一念至此,居然在三楼的起居室里站了三四分钟。从竖框的长窗望出去,古堡下是一片绿草坪,远处则是海。

肖洛霍尔姆城堡

从三楼起居室外望

返程时,特意选择与来时不同的一条路线。走过小片橡树林,又在离城堡不远的小教堂外晃了一会儿,才走回到主路。待到坐上开往火车站的巴士,一看手机,记录软件显示:23053步。与友人相视而笑,彼此会意:即便再来,下一次也未必是夏季,未必是彼此相携,未必有奥斯丁展,于是,这一不算近也不算简单的旅行,显得特别无可替代。

Kungsbacka

令人心动的小木屋

Kungsbacka

路上不知名的植物

More from this author

在瑞典遇见“朝阳群众”

把年休假当旅游假过的云集姑娘今年已经是第三次去瑞典了,一次比一次游得深度,一次比一次看得认真,也一次比一次更喜欢这个地方。虽然也知道,吃穿住行、文艺市井的事儿是各入各人眼,但自觉有些经历倒还值得说一说... Read more

客官,这是一盘“funny的瑞典”

说到瑞典的设计,多数人有这么个感觉——简净、好用,是极富“功能主义”风格的,不过我今天要说的,则是功能主义之外的那么点funny。当然,专业的环境设计、建筑设计、平面设计之类菇凉我可不懂更不敢班门弄斧... Read more

“外貌协会会员”在瑞典旅行的那些食事

在写过一篇景物和一篇人事的文章后,瑞典君说了,要不要写写饮食经历?那是必须的呀。不管身在何处,吃,总是个要紧事儿。况且,对于我这个“外貌协会会员”来说,尽管只去过瑞典两次,但这两次“望野眼”望到的“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