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新闻

作为全球首个为中国网民量身定制的西方国家综合性中文官方网站-瑞典官方网站的一部分,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有关瑞典的文化、社会、教育、旅游、商业、工作等各方面的最新动态。

Kent:当每个酷小孩的青春一齐落幕

Written by:
Kent成员
宣布解散时Kent的成员组成:从左至右Joakim Berg,Sami Sirviö,Martin Sköld,Markus Mustonen。原图自Peter Gehrke

还记得曾有人对我说:“我来瑞典就是为了Kent!”我从那时才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低估了音乐人能够带来的影响力。虽然Kent也如一众大牌,将退隐乐坛这个过程再三铺陈,但某个寻常的赶图早晨我照常打开Spotify后看到了这张暂且所谓的最后一专《Då som nu för alltid》(Then as now forever如今永恒——不知道要不要翻译出来,有点奇怪哈哈哈哈),还是不由得鼻子一酸。即使是在几千公里外的地方和一群人多年关注着看起来不温不火的Kent,终究还是在来到他们的家乡后才体会到Kent在瑞典人心中的分量。在朋友生日聚会上,酒后微醺的瑞典男孩女孩们因我随机播放“Färger på natten”(Colors on the night 夜的颜色)而大声跟唱,有人问我:“我们都喜欢Kent,对吗?”。在坦桑尼亚上课的日子里,和我住在一起的瑞典朋友们虽然彼此不同,却共有对Kent的爱,在某个沤热的傍晚一同唱起了“Ärlighet respekt kärlek”(Honesty respect love 诚实尊重和爱),那场景真的像极了那张专辑《En plats in solen》(a place under the sun 阳光下的某处)的封面。

对很多乐迷来说,可能会有Kent昙花一现于千禧年前后的错觉,因为他们仅有的两张英文版专辑《Isola》和《Hagnesta Hill》分别发行于1997年和2000年,而后者可能是众多和我一样的人开始关注Kent的原因。但实际上,从1995年乐队同名专辑发行至今,Kent一直以1-2年一张专辑的频率长期活跃在北欧乃至欧洲的音乐市场上。虽然《Isola》和《Hagnesta Hill》促成了Kent的一次事业巅峰,甚至一度接近于阔步打开北美市场,但Kent还是在此之后回归了以瑞典语为主的创作,而这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他们在世界范围内获得更大影响的机会。然而,《Hagnesta Hill》作为其最著名也最昭彰果敢的专辑,不仅将英伦摇滚风格的Kent从那个“凡是英伦乐队都会掩映在Radiohead的光芒下”的时代里抽出身来,也为他们赢得了一批能够无视语言障碍誓死追随的乐迷。即便听得不明就里,这些乐迷仍然可以在世界各个角落大呼“英伦不死”。在这个乐坛改旗易帜、更迭不休的年代里,在各处仍一心追从Kent的人们竟显出几分落寞而孤傲的执着。

Kent的代表性专辑《Hagnesta Hill》

出现在Kent的代表性专辑《Hagnesta Hill》封面上的黑发女孩,原图自sverigesradio.se

实际上,在Kent决定不骛执于主流音乐视野之后,2007年发行的《Tillbaka Till Samtiden》(Back to present 回到现在)和2009年的《Röd》(Red 红)为他们带来了第二次话题之秋。更多的实验性带来了褒贬参半的评价,也带来了更多的功绩和标签。而之后在踌躇往复中《En plats in solen》诞生,回望中《Tigerdrottningen》(Tiger Queen 老虎女王)问世,直至今日最终专尘埃落定,Kent奠定了自己在英伦摇滚界丰满而鲜明的形象。相比《Isola》和《Hagnesta Hill》的瞩目,我倒认为之后回归瑞典语的创作是明智之举。生于瑞典的乐队被打上英伦的标签实为残忍,因为只存在于北欧土地上的某种微妙而隐秘的诗意才是Kent的勋章——主唱兼作词人Joakim Berg是位诗人,这种浪漫也许只有瑞典人能从歌词中体会。所以我学了瑞典语之后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如读文章一样重读了一遍Kent的创作。

Kent在2008年的live,原图自en.wikipedia.org

Kent在2008年的live,原图自en.wikipedia.org

诚实说来,《Då som nu för alltid》算不上Kent最精彩的专辑,因为整张都沉浸在过于充沛的情绪中。虽然在这种情绪下,其旋律所试图表现的克制和冷静令人感慨,但在作词上还是从专辑定名开始就失了控。从“Vi är för alltid”(We are forever)、“Vi är inte längre där”(We are no longer there)、“Förlåtelsen”(The forgiveness)、“Den sista sången”(The last song)这些曲名上就可以读出,即便是以填词天马行空、有“Mirage”这样惊人曲目在身的他们,也难免在离别这件事上显得过于情长。作为一张告别专辑,《Då som nu för alltid》无功无过。而作为一场告别仪式和落幕典礼,它则显得充满了关切,因为它作为一份对每个Kent乐迷的致意是有重量的。

也许我如此评价过于武断,毕竟就算能读懂Kent的诗意,大概也难以真正体会他们对于每个瑞典乐迷,特别是对于那些和Kent一同成长的酷小孩们的意义——后者曾经历过的每一刻里也许都有Kent在旁。所以,当我看到今年秋天Kent在瑞典的告别巡演场场一座难寻,为求一听大概只能专程跑到基律纳的时候,我也发自内心地感慨。也许瑞典更年轻的孩子们一如所有同年龄的孩子们一样,爱着美国说唱、英国电子,但对于和我年龄相仿的人们,无论彼此多么不同都或多或少共有一段关于Kent的历史。那也许是当年踩着滑板吹着口哨的“Dom andra”,也许是酒醉后永昼夜里的“Utan dina andetag”。当那些当年的酷小孩的青春都随着Kent一起落幕,告别再多情都不为过。

主要专辑:

(从左至右)Isola(1997)、Hagnesta Hill(1999)、Tillbaka Till Samtiden(2007)

(从左至右)Isola(1997)、Hagnesta Hill(1999)、Tillbaka Till Samtiden(2007)

(从左至右)Röd(2009)、Jag Är Inte Rädd För Mörkret(2012)、Tigerdrottningen(2014)

(从左至右)Röd(2009)、Jag Är Inte Rädd För Mörkret(2012)、Tigerdrottningen(2014)

More from this author

2016年音乐小结:私选瑞典年度十佳

每年年末年初都是安利的绝佳时刻,不能免俗,也要例行公事做个年专盘点。而瑞典一年余养成的新习惯是使用发行地区作标签,因此此文的得出也是顺理成章。作为Spotify Premium的使用者(啊...肉超级... Read more

瑞典电视剧消夏使用说明

明知山有虎地选择这个季节回国,此时最想念的是瑞典20摄氏度的夏温——瑞典大部分地区和时节都需要长装出门,天气也阴晴不定,这点从瑞典本土的影视作品 中就可略晓一二。相比其它欧美国家的电视剧,瑞典的电视剧... Read more

Kent:当每个酷小孩的青春一齐落幕

还记得曾有人对我说:“我来瑞典就是为了Kent!”我从那时才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低估了音乐人能够带来的影响力。虽然Kent也如一众大牌,将退隐乐坛这个过程再三铺陈,但某个寻常的赶图早晨我照常打开Spo...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