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新闻

作为全球首个为中国网民量身定制的西方国家综合性中文官方网站-瑞典官方网站的一部分,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有关瑞典的文化、社会、教育、旅游、商业、工作等各方面的最新动态。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2

作者:

2015年12月14日上午九点,窗外天蒙蒙亮,可以看见松树被冰雪冻住枝梢收起了鳞鳞爪爪,在快速移动的火车玻璃窗外和绵延的雪原一起向后退去。不再有瑞典森林深处时常可见的点点灯光和晓色下的红房子,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撒了糖霜的原野,没有一串脚印。

“北寒带针叶林”,手指抵在窗玻璃上,我莫名想起十年前的圣诞夜寄给好闺蜜的一张贺卡,昏黄灯光小木屋,松林涂了奶油,浓稠蛋黄一样的月亮挂在紫色夜空上。那张贺卡是我对圣诞夜最初的印象。

Morning in Rovaniemi

Morning in Rovaniemi

双层玻璃保暖效果很好,我的指尖并不能划拉出瑞典语的Tack tack, 也写不出中文的保重,只能和窗外拖了箱子一面冲不远处的汽车奔去一面回头向我摆手的三个芬兰女孩子挥手无声说拜拜。她们在过去的夜火车上保护了我不被醉鬼骚扰,主动邀请我和她们坐到了一起顺便聊聊聊,想象一下凌晨一点四个女孩子压低声音从芬兰经济体系拉呱到瑞典帅比,情景太美虽然因为熬夜她们花了妆我素颜,四个的脸色都让人不忍直视。

帮我摆脱醉鬼的三个芬兰女孩

帮我摆脱醉鬼的三个芬兰女孩

不确定到底几点到站,我看身边的人们一个个纷纷开始穿各种东西加层,于是也翻出了来之前塞在背包底的加绒运动裤套上。上午十点四十七分,在熬夜写稿写论文喝了三大杯咖啡坐了十四小时夜车之后,火车缓缓驶进终点站,停在了这个因为寒冷时间都被冻慢了三分的芬兰小镇Rovaniemi。这里出名不仅仅是因为被北极圈恰巧穿过,也是因为圣诞老人村。

Morning in Rovaniemi

Morning in Rovaniemi

从火车站坐3路或者8路车就可以直达位于镇子东北的Santa Claus Village,下车走十米就是村里的游客中心,连马路都不用过,玻璃门前的麻雀争着啄食装饰稻草上的麦穗。曾经在书上读到的理论在这里变成了现实——这里的动物都好圆看上去好肥。刚下火车时站前空地上两只乌鸦争一块披萨,歪着脑袋一步步迈向看傻的我,看起来像轰隆隆滚动的黑色毛球。

webwxgetmsgimg (76)

游客中心是一座集合了若干纪念品商店和餐厅的长形建筑,进门就是圣诞老人脚下白色油漆已经有些斑驳的北极圈和线后站着的贴满中国国旗的圣诞树,右手边则是咨询台,提供资讯和免费地图的同时卖卖小玩意,圣诞老人亲笔签名的贺信、跨越北极圈证书等等,都有中文版。

北极圈从村中穿过

北极圈从村中穿过

芬兰女孩告诉我在芬兰北部的拉普兰地区文化构成十分单一,外国人罕见得不要不要的。Rovaniemi的中文普及程度让我吃惊,无论中文菜单还是华人店员。在这里除英文外听到最多的外语大概是汉语,见到的游客一半是亚洲人,至于里面有多少同胞,他们不讲话我也看不准。

游客中心的各式信息手册

游客中心的各式信息手册

游客中心的小姑娘没有和其他Elf一样戴着尖角圣诞帽,湛蓝眼睛一头紫发仙飘飘,看着也是个不带标签的小精灵。我在这里买了明信片,爱雅和小紫一张张帮忙盖好了邮戳,小心翼翼地不让它们黏在一起花掉。爱雅有点上了年纪,兴致勃勃拿出六十年前罗斯福夫人访问圣诞老人村的照片给我看,和我诉说那段将Rovaniemi几乎彻底毁灭的战争。她指着泛黄的照片中那一抹星条旗:“美国人帮我们修复了教堂”,食指上的青金石戒指在一旁圣诞树彩灯的照耀下熠熠发光。

“这里所有商店都是私人的,没有国营的说法。村子的地皮属于Rovaniemi这座城市,和政府没有关系。我们这里和政府没有干系,我们这是芬兰”。爱雅一边帮我给明信片装袋一边细细碎碎地解释,忽然瞄到我背包后系着的U型枕:“你是瑞典来的吧?”莞尔一笑,蓝灰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缝:”Funny Swedish.”

游客中心的爱雅。她说爱雅是一个传统典型的芬兰名字,她说芬兰人的蓝眼睛得益于巫术

游客中心的爱雅。她说爱雅是一个传统典型的芬兰名字,她说芬兰人的蓝眼睛得益于巫术

听说我独自来Rovaniemi是为了写文章给中国读者介绍圣诞老人村,爱雅一拍脑袋:“差点忘了,你应该得到这个”,猫腰从柜台下拖出一张纸来。“你的北极圈证明!”又加了一句,“For free!”

于是我低头看着爱雅在姓名一栏工工整整用钢笔写下了我的英文名字,再重新找了个紫色的袋子包好。“是来采访的记者都会有一份吗?为什么会送给我呢?”我瞄了瞄墙上挂着同样的证明和一角4.7欧的标签。“送给你了,No reason!”

穿越北极圈证书

穿越北极圈证书

纪念品商店的各式小物件

纪念品商店的各式小物件

继续各种小纪念品

继续各种小纪念品

来自该作者的更多文章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3

我在各种各样的纪念品商店漫无目的地转悠,一面小心背包不要蹭到任何东西,18欧一个的芬兰造瓷杯赔不起。明信片大都一欧元一张,有些绘图精美的1.5欧,此外还有3D和更大尺寸的明信片、圣诞贺卡、挂历等等印刷... 更多内容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2

2015年12月14日上午九点,窗外天蒙蒙亮,可以看见松树被冰雪冻住枝梢收起了鳞鳞爪爪,在快速移动的火车玻璃窗外和绵延的雪原一起向后退去。不再有瑞典森林深处时常可见的点点灯光和晓色下的红房子,取而代之... 更多内容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1

斯德哥尔摩到赫尔辛基的航程比预想中短得多。喝过空姐递来的水靠在新买的瑞典国旗式样的U型枕上,眯眼撇到邻座瑞典叔叔正猫腰努力瞄向窗外看不见底的云层,我就这样沉到了梦里去。梦中的维多利亚公主微笑如水,正想...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