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新闻

作为全球首个为中国网民量身定制的西方国家综合性中文官方网站-瑞典官方网站的一部分,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有关瑞典的文化、社会、教育、旅游、商业、工作等各方面的最新动态。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1

Written by:

斯德哥尔摩到赫尔辛基的航程比预想中短得多。喝过空姐递来的水靠在新买的瑞典国旗式样的U型枕上,眯眼撇到邻座瑞典叔叔正猫腰努力瞄向窗外看不见底的云层,我就这样沉到了梦里去。梦中的维多利亚公主微笑如水,正想伸出手去摸摸她脖子上耀眼的紫水晶,周身轻轻一震就这样醒了过来。一睁眼,赫尔辛基到了。

因为飞去Rovaniemi的航班单程要价三百多欧,我果断订了VR的车票,学生价才37欧。绿皮夜火车14个小时明早10点到站,虽是硬座但足够软,如果幸运地邻座没人则可以放下扶手当个小卧铺。

In the night train to Rovaniemi

In the night train to Rovaniemi

从赫尔辛基机场到火车站有五六百米距离要走,我一面循着黄色的指示标志踏着薄薄的雪穿行于没有一个人的地上停车场,一面紧紧握着兜里的手机祈祷不要因为低温而自动关机。下了五层滚轴电梯,抬头看了看五六十米高的垂直墙壁,前后左右没有人只有风的声音,我忽然发现这里不是火车站,更像地铁站。看着手机里的VR app怎么也登录不进去,还有一个小时开车,站在天桥正中望着空空的铁轨的站台,我一下慌了神。

The way to train station

The way to train station

身后传来人声,一回头是拎着宠物箱的两人,箱子里的狗狗哀哀叫着,我像看到了救星。Laida是希腊妹子,Lasse则是芬兰本地人,二人和狗狗在赫尔辛基住了三年,刚刚从雅典回来。狗狗们从早晨九点就被关在了笼子里,十二个小时的旅途让它们很烦躁,但介于Laida“嘘”的指令不怎么敢嚎出声,只能在笼子里哼哼唧唧,水汪汪的眼睛偷偷瞄着我,被我瞅到又立马挪开视线。看了我的车票,“来来,跟着我们,我们在第一站下,你在第三站,下了火车之后坐电梯上去,再问别人去Rovaniemi的月台在哪里”。听说我从瑞典来芬兰是为了写游记,两人衷心地祝贺,爽快地答应了我拍照的请求,Lasse一手一只拎起狗狗Laida依偎在他身边。听说我为其写文章的公众号有一万多订阅量,他们笑得很开心:“我们在中国要出名了呢”。临下车前嘱咐再嘱咐我不要坐错站,两人祝我在圣诞老人村玩的开心,留下继续行驶的火车和在车上自己暖暖傻笑的我。

Lasse and Laida

Lasse and Laida

站在2号月台上,我裹了裹羽绒服决定冒着鹅毛大雪去觅食。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装饰漂亮的圣诞树和随处可见的小彩灯,街边的橱窗亮着灯,我抱着热腾腾的汉堡隔着玻璃窗一排排看过去,橱窗中的倒影一点也不像卖火柴的小女孩。

深夜芬兰街头亮灯的橱窗

深夜芬兰街头亮灯的橱窗

卖汉堡的大叔

卖汉堡的大叔

开往Rovaniemi的夜火车

开往Rovaniemi的夜火车

硬座车厢在57号,整列火车的最后一节,好处是和餐车相连,穿过会漏雪的隔离门就能进到温暖的Bar了。一晚没睡,我往返吧台很多趟,收银阿姨已经不需要多说话了,微微一笑便给我伸过来的空纸杯里添满咖啡。第一杯2.9欧元,之后1.5欧元续一次,牛奶奶油和砂糖无限量。

咖啡间的阿姨

咖啡间的阿姨

刚登上火车的我把背包放在邻座正东瞅西瞅确认位置,坐在后面的老爷爷嘟哝着芬兰语,起身过来拎包要帮我放到行李架上去。这里年纪大一点的人们英语不如瑞典人那么好,一句芬兰语不会讲的我一着急,英语夹杂着瑞典语脱口而出,生怕老人家听不懂我的电脑还在包里,以及我真的很强壮可以自己把包举上去。看着我一切安定之后,老爷爷回到了座位上,窝在两个座位上拉下毡帽歪着脑袋继续睡觉。

帮我摆脱麻烦的三个芬兰女孩

帮我摆脱麻烦的三个芬兰女孩

最近蠢到了一定境界,我发现自己连火车上洗手间的门都不会开了。路过一个和善的芬兰爷爷拽住他问,才发现是我力气太小了,爷爷笑着帮我拉开了门,山羊胡子一颤一颤。惊讶地发现洗手间里附带淋浴设施,加上wifi电源和平价餐车,我爱VR夜火车。

VR车厢里的洗手间

VR车厢里的洗手间

中途靠站,窗外飘雪,月台灯光昏黄。我不知道走到了哪里,不知道这里纬度多少,只晓得自己正一路向北,一点点挪向圣诞老人和他的驯鹿。

More from this author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3

我在各种各样的纪念品商店漫无目的地转悠,一面小心背包不要蹭到任何东西,18欧一个的芬兰造瓷杯赔不起。明信片大都一欧元一张,有些绘图精美的1.5欧,此外还有3D和更大尺寸的明信片、圣诞贺卡、挂历等等印刷... Read more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2

2015年12月14日上午九点,窗外天蒙蒙亮,可以看见松树被冰雪冻住枝梢收起了鳞鳞爪爪,在快速移动的火车玻璃窗外和绵延的雪原一起向后退去。不再有瑞典森林深处时常可见的点点灯光和晓色下的红房子,取而代之... Read more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1

斯德哥尔摩到赫尔辛基的航程比预想中短得多。喝过空姐递来的水靠在新买的瑞典国旗式样的U型枕上,眯眼撇到邻座瑞典叔叔正猫腰努力瞄向窗外看不见底的云层,我就这样沉到了梦里去。梦中的维多利亚公主微笑如水,正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