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新闻

作为全球首个为中国网民量身定制的西方国家综合性中文官方网站-瑞典官方网站的一部分,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有关瑞典的文化、社会、教育、旅游、商业、工作等各方面的最新动态。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3

Written by:

我在各种各样的纪念品商店漫无目的地转悠,一面小心背包不要蹭到任何东西,18欧一个的芬兰造瓷杯赔不起。明信片大都一欧元一张,有些绘图精美的1.5欧,此外还有3D和更大尺寸的明信片、圣诞贺卡、挂历等等印刷精美的纸片挂满了一座又一座比我高的铁架子。Rovaniemi属于大拉普兰地区,印有Lapland字样的背包、T恤、钱包和酒随处可见。上周末我刚刚从瑞典拉普兰省的鲁里奥回来,这座芬兰拉普兰的小镇因为纬度更靠北,相比则冷上许多。这里是萨米人的聚居地,爱雅说芬兰人的蓝眼睛是萨满巫术影响的结果,她眯起蓝蓝的眼睛冲我一笑,我信了。

圣诞老人村晚上七点关门,而哈士奇公园和驯鹿公园则是下午五点,我把手机揣在兜里不让它因为气温过低自动关机,踏着坚实的雪地朝村子西边的哈士奇公园走去,门票5欧一张,当天有效。暮色,松林,雪地,四五十只小哈,巨大的笼子,灯光里的人影只有我一个。并不感到害怕,因为傻狗狗们不是随着我变着方向扒栏杆摇尾巴,就是在笼里围着铁丝网跑圈,跑到嘴边热气凝成霜变成白胡子也寂寞地不知道停。驯鹿们则要淡定得多,乖乖站在队伍里等着拉一车车游客跑400米。跑道外单独系了只驯鹿,我蹲下来拍照它抬起头不再吃草,正巧和它的眼睛对视上。阴天的傍晚,雪林中它的眼神纯净得发亮,像极了冰水中养着的两丸黑水银。我在萨米人的帐篷前贪图篝火的温暖的松木燃烧的香味,坐在铺了驯鹿皮的长凳上摸着屁股下有点坚硬扎手但是暖烘烘的皮毛久久不愿离去,后果就是耳朵冻到痛手机又冻到关机了。

驯鹿眼里是猫腰蹲在篱笆下拍照的我

驯鹿眼里是猫腰蹲在篱笆下拍照的我

冻僵的手指攥着冰冷的手机,顺着落满雪的Meet Santa Claus木质指示牌一头扎进村子中央的巨大尖顶建筑中,发现又是一个纪念品集中营,失望之余撇到一道紧闭的厚重木门,门口一堆堆圣诞礼物和指向标让我实在好奇,不顾前后没人,吱呀一声推了开。顺着木质栈桥在流动的冰块声和红色光晕中走了十几米,没有丝毫害怕,更多的是对门外人声鼎沸食物飘香门内空无一人不闻人声只有木头香味如此差别的好奇。走着走着读到墙上的地图和简介才渐渐明白,我正在去见圣诞老人的路上。看到巨大的钟摆和世界上最长愿望清单的时候,一座长长的楼梯出现在清单背后,楼梯尽头,一身红色的Elf正和先前走到这里的孩子们有说有笑。人们排着队,或是脱衣服脱羽绒裤或是对着相机自拍找表情,准备着和队伍尽头屋子里的圣诞老人合影留念。

世界最长愿望清单

世界最长愿望清单

屋子里很暖和,镜头后站着的小精灵拿着相机等我和圣诞老人说完话才用尖尖的嗓子叫道她要开始拍了。圣诞老人的胡子好长好长,手掌好暖和,如果胡子短一点看上去很像穿圣诞装的邓布利多。他的眼睛比爱雅和我其他的芬兰朋友们都要蓝得多,听说我来自中国,还没等我出声问有没有和驯鹿们路过过,倒是他脱口而出的“你好”令我吃惊到了。之前排队时种种自拍找到最美的表情,看到圣诞老人完全不需要装了,照相时开心的笑脸完全源自真心。

和其他大多数地方收费的洗手间不同,这里厕所全免费而且没人排队。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涂鸦,笔迹看起来新鲜,看看日期有的已经过了三四年,内容和国内大同小异,不过从某某爱某某一辈子这样的字样中瞅到一行“圣诞老人是波兰的!”也是有点讶异,继而莞尔一笑,年轻人。

离开圣诞老人村时临近傍晚,天早已完全黑了,纷纷亮起灯的圣诞树们照亮了雪地,每一扇窗子前都放着一个三角形的烛台。瑞典室友告诉我自上上周周日光明节那天伊始,每个周日都要点一根蜡烛,等到圣诞节就可以点满一个烛台了。坐在点满了烛台的落地窗前写明信片,桌上摆了甜甜的咖啡和店主妈妈做的橘子蛋糕,也是甜甜的,却并不腻。做了蛋糕的阿姨坐在我身后,正和人聊天,芬兰语听起来没有瑞典语的绵软,却也温柔。

路边铲起的雪能没过膝盖,第二天早晨去车站时我路过一个守着一株圣诞树的大叔,眼神对视了三秒我俩同时乐了。“这是圣诞树吗?”“是的呀。”环顾四周,“这里是圣诞树市场嘛?”“是的呀。”“圣诞快乐呀!”“谢谢,你也是。”

天边出现抹淡淡的红霞,十一点了,今天会是阴天。昨夜住在火车站对面的酒店,精致的单人间,玻璃窗和外面的树挂雪景也是精致的。你见过凌晨四点半北纬66.5°线穿过的地方吗?我见到了,静谧的很,如果不是双层玻璃的阻隔,一定可以听到雪花飘落到地面的声音。

各种精致的小蜡烛

各种精致的小蜡烛

这一次在芬兰待了两天,加上上一次的一天,依旧一句芬兰语都不会讲,只知道打招呼和瑞典语的Hej类似。这两天英语夹杂瑞典语有时候无意间蹦出中文我已经不在意了,反正当地人英语很好也很友善,能够理解我的意思。雪夜问路时旁边站着的大狗都不耐烦了冲着远方直叫,被我问住的老爷爷依然很耐心地在风雪里给我指火车站在哪里。

Rovaniemi的驯鹿皮是我在北欧见过最便宜的,Kiruna的价格大概是这里的两倍

Rovaniemi的驯鹿皮是我在北欧见过最便宜的,Kiruna的价格大概是这里的两倍

和瑞典人类似,我眼中的芬兰人也是理智有礼貌并且害羞的,怕与众不同所以在人群中并不喜欢主动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有一点或许北欧众国人通吃,那就是酒依然是解锁聊天的钥匙。超过五个瑞典人和我说过,灌他们一杯啤酒再等十分钟,你就会发现自己正和一个完全不同的人聊很嗨。

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帮我把盖好戳的明信片一摞摞码好

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帮我把盖好戳的明信片一摞摞码好

More from this author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3

我在各种各样的纪念品商店漫无目的地转悠,一面小心背包不要蹭到任何东西,18欧一个的芬兰造瓷杯赔不起。明信片大都一欧元一张,有些绘图精美的1.5欧,此外还有3D和更大尺寸的明信片、圣诞贺卡、挂历等等印刷... Read more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2

2015年12月14日上午九点,窗外天蒙蒙亮,可以看见松树被冰雪冻住枝梢收起了鳞鳞爪爪,在快速移动的火车玻璃窗外和绵延的雪原一起向后退去。不再有瑞典森林深处时常可见的点点灯光和晓色下的红房子,取而代之... Read more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1

斯德哥尔摩到赫尔辛基的航程比预想中短得多。喝过空姐递来的水靠在新买的瑞典国旗式样的U型枕上,眯眼撇到邻座瑞典叔叔正猫腰努力瞄向窗外看不见底的云层,我就这样沉到了梦里去。梦中的维多利亚公主微笑如水,正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