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新闻

作为全球首个为中国网民量身定制的西方国家综合性中文官方网站-瑞典官方网站的一部分,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有关瑞典的文化、社会、教育、旅游、商业、工作等各方面的最新动态。

乌普萨拉学习生活2·Digital Media & Society

Written by:

实话说,乌普萨拉是北欧我最喜欢的城市,我爱自己在这里的生活,却一点也不喜欢现在所读的项目。

当初申请的时候我在Lund 和Uppsala之间犹豫许久,前者的文化研究更有趣,后者一看就知道是为读PhD做准备的学术研究型项目。最终为了堵我爸的嘴我义无反顾报了瑞典学校中除了卡罗林斯卡学院之外世界排名最高的Uppsala University,结果出来后他高兴了许久,因为“是排名比武大高的好学校”。

这是一个为期两年的研究型硕士项目。学生在入学的第二个月选择下一年春季学期的课程时也可以选择15个学分的论文,通过答辩之后便可以在当年夏天拿到硕士学位,只不过是授课型硕士。

和国内学制不同的是,这里每两个月大概是一个小学期,在这一段时间之内学生上课做作业参加小组讨论和报告会,小学期末尾通过考试之后再开始新的课程。不知道别的专业是怎样的情况,我的基本是take home exams,多数是带回家完成之后上交的论文。

这学期我有四门课:

Digital Media, Culture and Society

Qualitative Methods in the Social Sciences

Digital Media and Organizations

Quantitative Methods

前两门在10月底结束了考试,后两门则是我现在的课程。

两门课并不代表学习生活的轻松,因为除了一周四次课之外,Studentportalen里随时都有教授上传的阅读材料和课件。虽然部分理论曾有涉猎,但也局限于中文译本的匆匆一瞥,想说汉娜·阿伦特却怎么也想不起《极权主义的起源》用英语怎么说。语言的束缚让我无论上课还是学术讨论都很吃力,虽然现在基本语言关已过日常交流没有问题,但遇上学术写作我的英语依然问题很大。

Digital Media, Culture and Society以The Culture of Connectivity—A Critical History of Society Media (Written by Van Dijck) 和 Social Media—A Critical Introduction (Written by Christian Fuchs)两本书为理论基础,综合介绍了Facebook, Google, Twitter, YouTube等几大主流数字媒体以及它们对社会的影响。

Qualitative Methods in the Social Sciences介绍了Field Note等社会学理论知识和方法,在这堂课期间我们的作业包括采访并撰写调查报告,期末考试是用课堂所教分析方法比较两篇博士论文。

Quantitative Methods的内容基本为统计学知识,开始时我欣喜地发现教授所讲很多都是初中代数知识,然而这种侥幸只持续了半个月,现在我在重新用英语复习初中和高中的数学。

学校有免费的学术写作和口语课程,但是需要一开学就早早报名,记得找教学秘书询问时间。

这里有很棒的教学环境和教授,同学们也十分出色。我并不那么喜欢Digital Media & Society的原因在于自己,和项目本身没有关系。

我对学术研究并没有兴趣,从来没有想过读PhD,虽然读博在这边是很普遍的一种出路。我喜欢出门,去采访不同的人,倾听他们自己的故事,再撰稿讲给读者听。我想学习和练习的是和中国不同的西方式采访方法和新闻写作技巧,而不是传播学以及社会学理论。这一点在我当初申请硕士项目时一味盲目追求research master只为能在国外生活学习两年背道而驰,却也是在我过来这边之后才体会到。

给各位的建议是,请一定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想学的知识是什么。不要只重学校好坏不在乎项目本身,因为你的项目直接决定你未来在国外的生活,你在课上所学的知识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你未来的职业规划。不要为了出国而出国,请了解自己心里的list上都写了哪些东西。

下一篇介绍我在乌普萨拉这四个月的生活,有舞会旅行帅哥美女(无辜脸)。奉上前天晚上的Party照

1990s' Party

1990s’ Party

More from this author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3

我在各种各样的纪念品商店漫无目的地转悠,一面小心背包不要蹭到任何东西,18欧一个的芬兰造瓷杯赔不起。明信片大都一欧元一张,有些绘图精美的1.5欧,此外还有3D和更大尺寸的明信片、圣诞贺卡、挂历等等印刷... Read more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2

2015年12月14日上午九点,窗外天蒙蒙亮,可以看见松树被冰雪冻住枝梢收起了鳞鳞爪爪,在快速移动的火车玻璃窗外和绵延的雪原一起向后退去。不再有瑞典森林深处时常可见的点点灯光和晓色下的红房子,取而代之... Read more

一路向北·探访Rovaniemi圣诞老人村1

斯德哥尔摩到赫尔辛基的航程比预想中短得多。喝过空姐递来的水靠在新买的瑞典国旗式样的U型枕上,眯眼撇到邻座瑞典叔叔正猫腰努力瞄向窗外看不见底的云层,我就这样沉到了梦里去。梦中的维多利亚公主微笑如水,正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