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新闻

作为全球首个为中国网民量身定制的西方国家综合性中文官方网站-瑞典官方网站的一部分,您可以在这里找到有关瑞典的文化、社会、教育、旅游、商业、工作等各方面的最新动态。

瑞典面试记

Written by:
在瑞典的八年学习和工作生活让邹帆积累了许多面试经验

来瑞典八年,简单总结一下,前三年打工加上学,后五年工作加跳槽,期间穿插着在欧洲各国上窜下跳的周末和假期:四闯北极圈,两下地中海,三进英格兰。人生已然算是完整。为了找工作投过的简历不计其数,参加过十几场面试,有过焦急的等待,失败的沮丧,也有过成功时的那一声仰天长啸。忆往昔,这既是一段跌宕起伏的旅程,也是一场人生观的洗礼。在即将离开的时候,把留在瑞典求职面试的纪录分享给各位。这些年在教育行业工作给我最大的启示就是:好为人师,人之患也。本文力求不说教,不励志,不文艺,不吐槽,尽量传递正能量。

记得刚到瑞典时,在SFI瑞典语班里认识了一位同胞大叔,瑞典著名的斯德哥尔摩大学博士毕业,气质优雅谈吐不凡,旅居瑞典16年,关于瑞典无所不知,让我们这些小朋友无比敬佩。问他从事什么行业,对方答曰,在家炒股,算金融行业吧。为什么不找个正经工作?大叔留下一脸落寞,说,我刚来的时候也像你这样单纯,孩子,醒醒吧。大叔的话为我脆弱的小心灵添了重重一堵,于是立下誓言,毕了业就回家,绝不给瑞典政府和人民添麻烦。但后来发生的种种情况却不断证明,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不可能,不抛弃不放弃,不纠结不算计,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冥冥中,一切自有天意。

收拒信一定是每位求职者在成功之前必经的悲怆之旅。每当你把夜夜苦思天天斟酌的个人简历像亲生宝贝一样发到一个陌生的邮箱,千万不要幻想着对方打开它的时候会两眼放光、一幅相见恨晚的模样。以我的粗略统计,有80%的可能性是你不会得到任何回复,就是通常说的默拒;另外不足20%的情况,你会收到一封充满谢意的邮件并附上拒绝你的官方理由和对你的祝福,就如同男孩对心仪的女孩表白后,女孩对男孩说:呵呵,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好,你会找到更好的,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投简历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修正自我认识的过程。从刚开始收拒信郁闷得一晚上睡不着,到后来每天邮箱里不躺着几封拒信都睡不踏实,也让我见证了自己心灵变强大的漫长过程,弥足珍贵。就如同冯小刚说的那句话,所有事后被证明是走过的弯路,在事前都是必须的。得到面试的机会和投出简历的数量不成正比,就跟人成不成熟并不总是和年龄有关一个道理。可是投简历永远没有什么捷径,唯一遵循的原则就是:宁可被拒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如果没有得到面试的机会,只能说明一个事实:你还没有足够努力。

面试一:2006年12月,瑞典纺织时装工业协会,英语面试

最早的面试机会是从申请毕业设计开始的。

瑞典理工科专业硕士毕业需要做毕业实习(exjobb)。对于大部分没有工作经验的学生来说,通过毕业设计得到实习单位的认可,基本上是得到第一份工作的不二途径。选择一份好的毕设,对于找工作至关重要。因为当时好基友Eason哥在首都的Lappis区刚刚幸运拿下一间可谓奢侈的21平米学生宿舍,召唤我早日赶去与其汇合。在如此单纯的动机刺激下,晚上疯狂地投简历,白天执着地刷邮箱,第一次面试机会竟然就这样悄然而至。瑞典纺织时装工业协会回信邀请面试,可以提供一个20学分的毕设课题。话说面对人生中第一次海外面试,我竟然一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打电话给Eason哥,哥沉思了一会儿,说,不要紧张,人生何处不青山,哥陪你一起去,咱俩一人10学分。于是,我的人生第一场面试就由传统的1V1变成了不可思议的3P。面试的那天,我们提前一个小时出了门,搭乘地铁红线直达市中心Östermanstorg,坐在门口reception互相模拟了几个有可能会问到的问题,经行充分热身。进去之前,Eason哥给了我一个眼色,意思是一会儿如果有凶险见机行事,他先撤我掩护,切不可自乱阵脚。

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和蔼可亲的瑞典老人 家H,一看就是退居二线的老领导,说一口流利的伦敦音。老人家的彬彬有礼让我们如释重负。说是面试,更像是聊天,问了几个学业上的问题,诸如学过哪些课程、用过哪些软件之后,就开始嘘寒问暖,问我们国内的家人是否安好,在瑞典学习有什么困难云云,俨然一副总书记了解人民疾苦的样子。我和Eason哥也比较有默契,你一言我一语地回答老领导的问题,感激老领导的关怀,完全没有冷场。大约谈了一个小时,老领导主动告诉我们,这个项目可以提供部分薪水,根据论文情况待定,每周需向他报告一次毕设进展,20周后提交论文,如果没有问题,下周就开始实习。

这虽然不是真正的工作面试,但这次成功给了我们巨大的自信。一切皆有可能,只要你肯尝试。它也让我确定了一个事实:瑞典的实习面试很少问什么尖锐的问题,基本就是确定一下你的PS和CV写的都是实情,不会像国内一样测验你的智商、情商和心理承受的底线。

P.S 因为Eason哥的主动放弃,最后由我一人完成了这个20周的实习项目。H于2010年退休,后来还一直保持邮件联络。

面试二:2008年11月,瑞典哥特兰大学,英语面试

广撒网式的投简历是一个极度考验耐心的低效率工作。在慢长的摸索过程中,我渐渐发现不少大企业都把人事招聘的工作外包给猎头公司,而这些公司的资源不可小觑。在瑞典,Academic work、Man power和Monster是规模最大的几家猎头。在尝试着把个人简历和联系方式注册到这几个公司的数据库之后,好运又一次降临了。在我即将从第二个硕士项目毕业、正在为要不要继续读博纠结的时候,一个自称猎头的中年人突然打来电话,问我有没有兴趣申请哥特兰大学的讲师职位,英语授课,专业对口。接到电话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国际诈骗团伙竟然潜入瑞典,挑选善良无知又不懂瑞典语的中国留学生下手。可是仔细想想,我身无长物,没钱没色,哥大又是存在多年的瑞典国立大学,如果你要开玩笑,我就跟着开心一下。抱着这样的心态,我说,你把Job Description发给我吧,我考虑一下回复你。回到家,收到正式的职位说明。上了哥大的官网,发现这的确是他们公开招聘的职位之一,申请日期即将截止。虽然一直觉得大学教师这个职业离我非常遥远,也真心觉得得到职位的可能性不大,但我还是给猎头回了电话,在家里认真复习了两天专业课的笔记,打算去凑个热闹。

面试被安排在三天后,我赶头一班飞机来到哥大所在的小镇机场。第一次来到这个离首都200公里的小城,虽然夏天它是瑞典有名的旅游度假胜地,但冬天却萧瑟而清冷,大街上几乎没有人。打上出租车,直奔大学,司机特别友善地带我经过了中世纪汉萨同盟时留下的古迹和景点,向我介绍老城破碎的前世和曲折的今生。我听得非常认真,因为打心眼里就认为这个地方我可能就来这一次。

面试9点开始,一男一女两位面试官一位是系主任L,另一位是教务主管S。简单寒暄了几句后,先让我做一个英文自我介绍,接下来是提问,主要针对我的两个硕士项目的课程设置情况:开过哪些课,做过哪些项目和实习,毕业论文的内容等。我提前打印了所有课程的成绩单和毕业论文,所以回答都非常直截了当。因为抱着积累经验的心态参加面试,没有任何压力,有一说一,不懂的就说不知道,面试进行得十分顺畅。问答大约1个半小时结束。接着他们问我有什么问题,我就问了院系的设置、职位的职责、负责的课程、语言的要求、未来参与科研项目的可能性等等,两位分别做了认真的回答。其实心里一直很想问薪金待遇,不知道是不是会不合时宜,就忍住了。然而,后来的面试经验告诉我,面试官可以直接决定你的薪资待遇,可以开诚布公,没必要不好意思。

面试结束后,我被安排到办公室和系里的老师们coffee break。十几位瑞典老师像发现外星人一样,围坐一桌对着我这个黑头发的中国小子打趣,向我提出了关于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中国末代皇帝以及麻婆豆腐的做法等等他们比较关心的问题。宾主双方在热情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了深入交谈,对中国和瑞典两国人民多年以来的友好关系表示充分肯定,就双方关心的问题达成了重要共识。一位老师偷偷告诉我,今天一共有四个人参加面试,我是唯一的外国人,祝我好运。

回到首都以后,这次面试慢慢被我淡忘了,继续为要不要读博士发愁。圣诞节假期前一个清冷的上午,我在图书馆二楼大机房里写论文,接到L打来的电话,问我能不能1月19号开始上班。心里有点发懵,我说,你的意思是我得到工作了?她说,是啊,已经决定录用你,报道、住宿和其他事宜今天会有国际处的负责人联络你。我平静地道了谢,挂上电话回到我的电脑旁边,脑子里还没有缓过神来,难道我就要开始上班了?是啊,我的职业生涯开始于此,25岁,第一份工作,哥特兰大学初级讲师。

常说万事开头难。面对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我异常努力,在前两年的时间里完成了无数个从没想过的第一次:第一次站在讲台上讲课,第一次独立设计课程,第一次出考试题难为学生, 第一次带全班实地考察,第一次被人叫Professor…这段时间我也坚持上瑞典语夜校,完成了瑞典高校一年制教师资格培训,争取了尽量多的机会出差开会积累人脉,这些无形的收获为后来的跳槽积累了充足的资本。

面试三:2010年5月,瑞典皇家理工学院(KTH),英语面试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财大气粗,师资雄厚,名声在外,位于瑞典首都闹市区的黄金地段。这个学校出过各种牛人、犇人以及牛魔王。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瑞典时,下了飞机还没见到首相,就先要跑到这里参观。邀请我参加面试的是我硕士专业的老板F教授。关于F教授的原型,在一部未完成的小说里稍有提及,在这里稍作引用:

“我们专业的大老板是一个一脸花白胡子的瑞典老教授,这个形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和蔼可亲的圣诞老人。但是关于老教授的两个传说却足以颠覆这个可爱的形象。老教授治学严谨,科研成果斐然,精通五国外语,学院一楼荣誉墙上挂满了他在全世界各个大学取得的名誉教授证书和他红光满面的照片。但是他手下的博士生却一个个精神衰弱,面黄肌瘦。传说老教授精力过人,经常半夜心血来潮通过电子邮件向学生发出任务,并要求第二天一早得到结果,为了逼出博士生们的潜能可谓使尽浑身解数。一开始不习惯的学生后来不得不改变作息, 昼伏夜出,以配合教授的要求。可是没想到几天后,老教授又改成早上发任务,下午要结果,后来干脆一天两个任务,早上晚上各要一次结果,拿不出结果的被挨个厉声质问。传说之二是老教授常把自己一人关在实验室里闭关修炼,一下几天不见人影。有一次,一个半夜离开学校的学生发现老教授一个人溜进餐厅,像狗熊掰苞米一样抱着一堆法国长棍面包往实验室跑,一边跑还一边发出诡异的笑声••••••”

约见面试之前已经和老教授有过几次电话和邮件沟通,面试被安排在下午1点,KTH能源大楼二楼会议室。我进去的时候,老教授刚开完视频会议,让我在会议室里等他。他边打电话边走出去,不一会儿抱着一份汉堡薯 条回来,所以我的面试其实是在他的午饭时间抽空进行的。他一边捧着汉堡大快朵颐,一边看我的简历,让我做一个英文自我介绍。我边说他边吃的这个场景相当有镜头感。他慢慢吃,我慢慢说,反正我已经被传说中未来的工作环境给雷倒,所以也没有表现出对这个职位的特别渴望。接下来他打电话叫来了我当年的导师D,让D对我现在的工作情况进行提问,并让我展示自己在哥特兰大学负责的课程。对话进行了一个多小时,F突然问我,你现在的月薪多少。如实回答之后,F说,你先出去,我和D开个会。于是乎我在门外的走廊上像白痴一样等待了15分钟后,被重新叫到会议室。D离场。F说,我给你一个两年的讲师合同,直接向我汇报,月薪比你现在的工资多加2k,两年之后看表现决定是否转为永久职位。

不愧是皇家学院啊,其他公司招一个职位要面试好几轮讨论大半年,这里面试一次当场给offer。我当然表达了一下惊讶和感激之情,但其实内心更多的是担忧和焦虑,心想,日后接受老教授直接领导,这不是必定要被虐的节奏嘛。于是,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出KTH校园,一张忧虑的脸消融在夕阳里。

面试四:2010年7月,瑞典Vattenfall能源工程咨询公司,瑞典语面试

拿到KTH的offer不久,又接到了另一家公司HR的电话:瑞典Vattenfall能源咨询公司,面试职位能源工程咨询师。Vattenfall公司隶属于瑞典国家电网集团。上学的时候就听说他们实力强待遇好门槛高,一个短期无酬的实习机会都有几十个人竞争,公司只招瑞典人,重视员工的外貌修为和综合素质。所以对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我倍感惊喜,有机会能走进那个神秘的总部大楼参观一下也值了。

面试安排在上午10点。经过了重重安保层层关卡,终于进入了传说中Vattenfall的总部大楼。果然名不虚传,用比较通俗的说法就是,简约时尚国际范,低调奢华有内涵。里面的工作人员一律西装笔挺器宇轩昂,果然个个金发碧眼面红齿白,没看到一个亚非拉同胞。接待我的是部门经理L,另一位是人力资源部的K女士。面试从瑞典语的个人介绍开始。L极为和善,目光中甚至还露出一丢丢淡淡的忧伤,问我的问题都是关于之前几年的工作经历和科研背景。我晓得大学教育工作和实际的项目管理咨询工作相差甚远,所以故意强调了实习期间参与的企业项目。K在一旁的电脑上不断地记录着什么,直到最后才问了我几个在哥特兰大学职位的问题。这样的对话持续了两个小时。我发现这是我第一次连续说这么长时间的瑞典语,开始发自内心地感谢平时陪我说话帮我挑错的瑞典同事。面试结束,被通知回家等消息,心情又开始忐忑。

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接到L的电话,说对我的面试比较满意,但是他马上要离职了,录取与否需要新主管决定。这就意味着我要参加第二轮面试。好事多磨。一周之后,再战沙场。

第二次走进Vattenfall总部的气氛和第一次全然不同。接待我的新主管U是个严肃的中年人,不善言辞不苟言笑。电梯爬升到9楼会议室的过程如此漫长, 我几次试图打破尴尬问他问题,他都只留下简单到ja(是)或nej(否)的回应。我应该用什么方法来温暖这个北欧人冷漠的心灵呢?坐回到了同一间会议室,另一位资深咨询师M在那里等候。重复了第一次面试时的个人介绍,这一部分演练过无数遍,驾轻就熟,自认为没有什么瑕疵。接下来轮到M问我技术问题。M的背景是KTH的电力专业,项目经验丰富,问的几个关于高压电网设计的细节问题直接把我问懵,我根本就没这方面的背景。在瑞典面试最忌讳不懂装懂,失去诚信,不会的直接说不懂,但是一定要证明自己是个如饥似渴的fast learner, 经验可以积累知识可以补足。M没有再继续揪住难题不放,向U示意问完了。这时候我已有预感,今天是凶多吉少,完全没有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嘛。于是乎不得不拿出最后一招杀手锏,把KTH的offer递给了主管。U的目光在offer上停顿了几秒,表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轻描淡写地问我,我对薪资的期待是多少。我说,在这个阶段找到一个合适的职位比薪水来得重要,您也看到KTH给我的薪资待遇了,差不多就行,我不会太介意。U说这个薪资对我们来说不会有问题,但是你确定会拒绝KTH的offer吗。我回答,如果有同样的薪水,我会选择Vattenfall,你们的职位更符合我对未来职业的规划,帮我实现自我价值,我在大学工作了好几年,现在希望尝试不同的挑战。握手,告别,U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等待总是漫长的,在和KTH签约日期来临的前一天下午,我还是对自己即将惨遭老教授蹂躏的悲惨命运做了最后一次不屈的挣扎,写邮件给U询问我的面试结果。5分钟后邮箱里出现了来自U的回复,他正坐在斯德哥尔摩哥德堡的X2000列车上,通知我被Vattenfall录用为能源咨询师,薪水比KTH提供的高出1k,两个月后入职。我好好揉了揉眼睛,起身在客厅和厨房之间踱了几圈,心想这是命运的宽容,还是另一次不怀好意的玩笑。

最终拒掉了KTH的offer加盟Vattenfall,成为该公司历史上第一位中国员工。在Vattenfall工作是我在瑞典成长最快的一段时间,白天学业务,晚上学瑞典语,回到家半夜了还要加班写方案,经常忙到没空吃饭,拿根香蕉就去挤地铁上夜校,为了自己在面试的时候说过的豪言壮语废寝忘食加班加点。还记得2012年的那个春节,爸妈知道我不能请假回家,专门来瑞典和我一起过年。那个除夕夜的晚上,忙完一天的工作,一看表已是9点多钟。踩着路上厚厚的积雪向家里狂奔,回到家闻到饺子久违的香味,脸上已然不知是辛苦的汗水还是幸福的泪水。和爸妈干了几杯家里带来的五粮液,身上暖暖的,感觉一家团圆是如此的幸福。等到爸妈去睡了,我又偷偷地拿出笔记本,赶第二天要交的报告。那段岁月刻骨铭心。

面试五:2013年10月,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瑞典语/英语面试

Vattenfall公司战略方向发生重大转移,我在瑞典遭遇第一次失业经历,切肤之痛,难以言表。于是,返回哥特兰大学继续从事讲师工作。但没过多久,哥大又被乌普萨拉大学合并。为了公平起见,后者面向社会公开招聘高级讲师一名。由于老板的特别鼓励,我投了简历。

在经过了乌大的筛选之后,作为三名候选人之一进入复试阶段。其他两位一个是哥大的同事,另一个是从瑞士来的老师。复试的竞争复杂而惨烈:40分钟关于能源项目管理的公开课(30分钟瑞典语,10分钟英文),外加一小时的专家组面试。星期一早上9点,作为第一个试讲人,我准时出现在阶梯教室的讲台上。听众有十几个,大部分是哥大的同事和乌大的教授。面对台下一双双充满求知欲的蓝色大眼睛,我竟然一点都不紧张,甚至有些过于放松。从小我妈就在几百人的大礼堂里表演诗朗诵,人越多越镇定,发挥越自如,我猜自己一定是遗传了她的这个不怯场的基因。三十分钟瑞典语讲完,剩下十分钟英语部分更是轻松加愉悦。讲完之后只被 问了两个问题,关于未来五年内瑞典风力能源将面临的科研和技术挑战。典型的开放式问题,答案见仁见智,回答起来也比较从容。

专家组面试是下午1点。四位乌大的高层加一位丹麦技术大学(DTU)的教授通过Skype轮番提问。面试的问题并不容易,比如如何有效结合在校教育与在线教育,如何优化生源考核教育质量,如何妥善处理团队内部的意见分歧,如何将高等教育理论实际应用在高校课堂之中,对未来职业的规划与期待等等。说实话,每个问题扩展开来都可以写一篇博士论文发表在高等教育论坛上。在一个小时之内说个面面俱到的确不太现实,我能做的也就是用自己平时上课时的切身体会管中窥豹,回答这样的 问题。态度、气势和逻辑是最重要的,答案是什么也许并不重要。一个小时的问答很快结束。向每位专家表示完谢意后,走出会议室,我的另一位同事已经在门口跃跃欲试了。大脑高度集中这么久的后果:我需要一杯不加奶不放糖的espresso!

两周之后的周五,老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又握手又拥抱,通知我得到了高级讲师的职位。

比起成功的面试,失败应该更有启发的意义。我参加的失败面试有很多,失败的原因也五花八门。但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无论是拥有还是失去,都是人生路上一段加了色彩的回忆。如果在几十年之后,当我的孩子在像我这个年纪的时候,能看到我当年走过的路做过的事,大声地对我说,爸,当时的你虽然很傻,但是真的很勇敢!我就心满意足了。正所谓,看今朝风光秀,忆往昔岁月稠,峥嵘岁月30载,一杯浊酒解千愁。

More from this author

如何用每月3千克朗在斯德哥尔摩过上高品质生活

估计有人一看到这个题目就该说了,哥你没事能不能不吹牛,瑞典物价都全球排前几了,在斯德哥尔摩一个月啥都不干就租个学生房也得三四千,随便打个车就好几百,中餐馆里点个麻婆豆腐都得三位数。还有人得说,你每天不... Read more

细数那些低调到被人忘却、却又牛到令人发指的瑞典民族企业

瑞典,北欧小国,地广人稀,900万人口。广袤贫瘠的大地上除了适合种土豆和胡萝卜,貌似也长不出来其他什么像样的农作物。自古以来,这个国家的人民在极度寒冷的环境中生活,除了练就了一身世代相传的高冷气质外,... Read more

瑞典面试记

来瑞典八年,简单总结一下,前三年打工加上学,后五年工作加跳槽,期间穿插着在欧洲各国上窜下跳的周末和假期:四闯北极圈,两下地中海,三进英格兰。人生已然算是完整。为了找工作投过的简历不计其数,参加过十几场... Read more